/> 澳门永利_澳门永利娱乐 - 澳门永利娱乐场 澳门永利_澳门永利娱乐 - 澳门永利娱乐场

微信公众号

手机网站

新浪微博

腾讯微博

一个教师妈妈的困惑——磐石市石咀中学 张美玲

  • 来源: 2017-09-28 21:03 【浏览字体:      】  【  打印  】

秋风拂叶黄,金色动人心。在这收获的秋天里,灿烂的阳光下,希望萌动,激情澎湃。我是一个妈妈,也是一名美术教师,我希望孩子们生活在美好的阳光下,肆意生长,畅快的呼吸自由的空气,向着阳光,让他和周围的人都感受到他和他的幸福。

我的孩子三岁未满,这是一个勇于探索和发现的年纪,有一日,他拿着蜡笔信手涂鸦,我心中窃喜:儿子,你多幸福,妈妈是美术老师,可以随时教你。我夺过蜡笔,自信满满在他的画本上画了一个圆,在周围画下几笔,告诉他“这是太阳”,他很开心,反复涂着,有的画的像三角形,瘪扁的;有的像一个长长的带子,有的根本看不出像什么,可是我很开心,因为看得出他在有意识地学习还想控制线条两端靠拢,努力像圆。终于在几天后的偶然,他突然拿来本子指着说“太阳”我笑着夸他画得好,真像!心里却纠结着,怎么也高兴不起来:后悔极了,我干了些什么?我在固化、模式化事物在他头脑中的认识形态!以后的人生中,他的太阳将永远以此为基准!回顾他之前画过的太阳,长的、瘪的、扁的、方的,哪一个不比我教的这个具有生命能力,那么充满想象力,律动感,连毕加索的作品遇见了,都要黯然失色!

孩子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生长才会找到他的意义,以及他的幸福?作为一名美术教师,我并不十分赞同孩子盲目报美术班。因为过早的学习专业技能跟挖掘艺术潜能、深入探究美术意义是不同的。画匠和画家的意义和价值绝不是一点点,前者如尘埃,后者如星月。在大多数的美术班里,老师会教孩子画着造型严谨、形体饱满、线条流利、表情生动的简笔画;会学习素描,去排平行线般的调子,过渡自然的黑白灰,明暗交界线,投影,虚实关系完美到位;会学习色彩,老师会告诉他一些规律“受光冷,背光暖”“站七坐五盘三半“的比例关系。画班学生们的作品摆到一起,拼比着,评论着“谁的形不准?”“谁的调不对?”“谁的色太脏?”.渐渐地学生们画的一样形准、调子到位、关系准确,这绝不是一个美梦,就像把世界上的树都修成圆,把所有的草都修平了,所有的人都整容了,整成一张脸,千人一面!

毕加索一生是个不断变化艺术手法的探求者,问起他创作的秘诀时,毕加索说:“我的每一幅画中都装有我的血,这就是我的画的含义。”毕加索57岁时创作了《格尔尼卡》,在以此为代表的抽象主义作品中形象一再支离破碎,色彩单纯大胆,就像3岁的孩子任性妄为地表达着自己。传说他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在幼儿园生活了数月,观摩孩子们的涂鸦。而此时的他已经经历了蓝色时期、玫色时期、非洲时期、古典主义时期、超现实主义时期,为了艺术的巅峰之美,他穷其一生,难道我们也要经历如许挫折辗转才发现最美的风景竟在最初吗?

我没有毕加索那样执着和努力的追求艺术之美,却也没有放弃过,偶有的陪伴已让我深感:与美为伴是如此充实而快乐的事。而我画得并不好,我一直纠结着无法表现心中所想,总停留在像与不像之间,无法抉择。例如:我想画一盆花,可不想画得很像,却无法摆脱这盆花的形制对我思想的束缚,我的造型没有那么严谨,准确,是我练习不到位。而我庆幸这一点,因为我实在不想我的功能赶超一台照相机。我又不是照相机,我为什么画得“跟真的一样”。可是我看到的就是这样,我怎么才能画得不像真的呢?我受的是传统教育,看惯了学院派艺术风格,被这种风格评判多了,不自觉也以此为评判标准了。我的思想就装在这个框子里,跳不出来,也沉不进去。如果我努力一点沉进去,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那些一样声名显赫的超写实主义大师!我不要!那种风格一直让我觉得很变态!很无趣!拍张照片,电脑处理一下洗出来分分钟的事,何必一手放大镜,一手针一样的画笔,一熬几个月呢?我也明白:林子这么大,有各种各样的鸟飞翔着,才有意思!才有看头!才美!

我觉得我是传统学院派教育的批量产品,按模式学,再按模式教。还好美术还没有像其他科目,大规模地统一考试考核,要不然我更加只能往一个模型里注料了!这样才能以统一的标准通过验收!

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!而我的内心竟是充满了对我现在所做之事的疑惑的!作为那么多学生的老师,作为一个孩子的妈妈,我的疑惑是一样的“我该教什么?”“我该怎么教?”才能让孩子们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,而不迷失自我,盲从的迷失自我的人是感受不到温度的,看不到美,感受不到幸福。这种存在犹如僵尸一般!他们努力试图找到存在感,便对自己和他人的身心伤害着,以此刺激麻木的躯体和空虚的心灵!放眼望去,僵尸人越来越多!权利的桎梏,道德的枷锁,捆得住他们。却救不了他们!要么永远的埋葬在地下,要么像地下道的老鼠潮湿晦暗的苟且余生!

风渐渐凉了,叶子的颜色由浓郁的绿越发金黄了,秋天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汹涌前来,迎接人们的是又一季的收获!孩子渐渐长大了,成长不复重来!孩子终究是要受教育的,而我又能为孩子做些什么呢?这将是我永远思考的主题。